2014年2月21日 星期五

"制度過多",到底打到誰的臉?

(wikimedia)

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在「早就沒有亞洲四小龍」一席言論,廣獲各界矚目,親藍以及親綠媒體各自利用管主委的言論,安插自己的立場,斷章取義,各自解讀為就是要「打馬英九臉」以及「服貿必須加速簽署」。在各報為他們心中的公道為文時,文中卻一致引述管主委一段令人不可置信且脫離事實的發言:「台灣經濟轉折的關鍵,就是管太多,制定過多的制度與規定,限制了台灣的發展。」
到底「過多的制度與規定」所據何來?首先我們先來瞭解一下,台灣有沒有過多的制度與規定。
勞資制度方面  
美國勞動部對於工資與工作時間則有公平勞動標準法(FLSA, Hours Worked Under the Fair Labor Standards Act明確規定,並且花費了大約1000字詳述工作時間(Working Hours)是怎麼計算的。在此僅節錄一段美國如何去闡述工時概念:

 
短暫的休息時間可促進工作效率己成為工業社會的常規,通常為時20分鐘或更少,是應算在工作時數內並支薪的...用餐時間一般為30分鐘或更久,這通常不視為工作時間。在正常用餐的時候員工必須完全卸除工作義務;而當員工在休息時仍被要求執行某一工作時,無論此工作是否被執行,此員工仍不算完全解除工作,則視為工作時間。  

對應的是:  
中華民國勞動基準法,僅在第二條定義勞工、雇主、工資、平均工資、事業單位、勞動契約等名詞,對於工時的定義付之闕如,全文提及35次「工作時間」與一次「工時」,卻毫無明確的規範。
僅在勞動基準法施行細則第17~19條列出「工作時間之計算(一)~(三)」:  17  本法第三十條所稱正常工作時間跨越二曆日者,其工作時間應合併計算。  18  勞工因出差或其他原因於事業場所外從事工作致不易計算工作時間者,以平時之工作時間為其工作時間。但其實際工作時間經證明者,不在此限。  19  勞工於同一事業單位或同一雇主所屬不同事業場所工作時,應將在各該場所之工作時間合併計算,並加計往來於事業場所間所必要之交通時間。

一百字即將工作時間簡略述完。

環境保育方面
我們僅需引述中國合成橡膠公司維基百科頁面的資料
中國橡膠在美國:
20061020日:子公司美國大陸碳煙公司位於奧克拉荷馬州之龐卡城廠附近居民以該工廠排放之黑色物質落入住宅為由,對美國大陸碳煙公司提起訴訟。後來雙方達成庭外和解,美國大陸碳煙公司同意支付原告六百五十五萬美元(扣除保險給付一百六十五萬美元)。
2008627日:子公司美國大陸碳煙公司位於阿拉巴馬州之鳳凰城廠遭控訴造成環境汙染,經美國最高法院駁回就第11巡迴上訴法院判決調審之請求,中橡公司及美國大陸碳煙公司應連帶賠償一千九百五十萬美元(未含利息)。

中國橡膠在台灣:
2009422日:因林園廠鍋爐發電程序之P002排放氮氧化(NOx)值超過排放標準之規定,高雄縣政府依據違反空氣污染防治法處罰新台幣10萬元。
2010412日:林園廠進行機械設備維修時外洩碳煙,高雄縣政府依據違反空氣污染防治法處以罰鍰新台幣10萬元。
2011315日:林園廠附近居民陳情其養殖漁塭遭不明粉狀黑色固體物污染,高雄市政府依據違反空氣污染防治法處以罰鍰新台幣10萬元。

再觀殷鑑不遠的日月光事件,後勁居民得到多少賠償?
 
台灣官員多是經濟專家,大可以在稅率、租稅優惠、企業成立法規等方面,來告訴我們台灣的制度如何戕害企業與出口成長,進而無法為我們帶來經濟發展,畢竟人民需要積極有為的政府來對談,我們樂觀其成。但純粹就公民角度來說,光是政府對企業的最重大責任:社會與環保責任的制度訂立就已毫無強制力可言,讓不肖企業成本外部化到台灣環境與全民荷包的事件屢見不鮮,對於企業謀利的自由與權利,可是嚴加捍衛,事例多端,再下方列舉一二:

1. 機場捷運於1996廠商得標後,台灣人等機場捷運就像在等張無忌到大都一般,遙遙無期。  
2. 台電購電弊端,在虧損狀態下溢價買電,照單全收,推說合約無法更改。   
3. 遠通電收案,按照合約規定,收費員必須全數完成轉職,但高公局與遠通電收口徑一致,稱:「轉職的成功率大約五成六,大多數還是選擇領取五個月的轉職補償金。」交通部曾嗆遠通出錯要加倍奉還。遠通指出:合約沒載明這條。
 
看看,多方便的國家!本來合約要像鐵般堅硬,具有法律效力,但大財團跟政府或國營企業簽的合約,如尚書大人, 是是非非永遠倒向企業主。若真如主委所說,龐雜制度可以強到阻礙台灣企業,阻礙經濟發展,那照理來說,以官員所述 ,台灣制度之浩瀚,也應有相應的條文與強大的力量去制衡違約與履約不完全的商人,但此時此刻可有發揮效用?對了, 最近戶政系統出包問題,行政院還要大言炎炎地說「此系統是民國96年規畫,之後發包,經歷4任部長,並非於單一部長 任內完成。」能夠證明始作俑者是前朝即可,何需制度?

主委更說:「像新加坡雖只是彈丸之地,卻也有石化業,星國訂定環保高標準,且標準相當透明,相較之下,台灣環評程序卻十分漫長。」請問環保高標準,相當透明,難道不是制度完善且公務人員奉行不悖的成果?試問這樣的制度完全移植到台灣,是否可以成功?

可見中華民國的問題不在制度條目多寡,反而是在1. 制度是否完善,若不完善,則不嫌多 2.制度是否有被實行!無奈執政黨不能說制度無用,僅有掌權者無能,制度才會無用;亦不能說制度不好,它會反映掌權者多年來無心於改革,只能推說制度太多了!不好用!

再看看近日紅極一時的55元便當文告訴我們,為文者認為台灣連「基本生存權」都不存在,台灣是個要「去開創、去競爭、去搶!」的「寶島」。這篇文章在台灣獲得多人在臉書轉載,按讚者亦不在少數,根據這樣的氛圍,不少人似乎將台灣視為毫無制度(至少這篇文章的極右派思維已徹頭徹尾否定政府的社會福利制度)的化外之地,經濟上的極右派壟罩著台灣,人人罔視制度,只顧賺錢。管主委亦不能免俗,說出了:「80年代台灣經濟狂飆,幾乎沒人管,做生意有很多創意;經濟成熟時訂下各種規定,就是因為管制太多,外資看到這些限制,大型投資根本不想進來,造成經濟不熱,部分法規應該要鬆綁。」其實不是的,台灣會落魄至此,即是因為當時大家單打獨鬥賺飽荷包,而不建立各種有利長線的制度與創新,才造成今日沒有工會、無償加班、企業專利戰狂輸、出口、經濟成長率大幅衰退、以及薪資倒退的惡果!若台灣真沒有制度且不遂行制度,這樣有政無治的氛圍再持續十年,經濟能承受乎?普羅百姓能生存乎?

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曾經在hTC中落時,撰寫了一封給員工的公開信,這則信件並不膚淺,反而大方罪己,對制度面他並無置喙,卻對公司內部主管的執行力提出批評。周執行長坦率地點出了公司的問題:「公司無時無刻都有人在開會、討論,卻是議而不決、沒有策略方向或危機意識。隱然成形的官僚作風導致權責不明。我們同意要做某些事,但後來要不是沒做,就是草草了事。」當時宏達電的股價約250元左右,而現在則是幾乎腰斬,可見醒悟太晚,仍難力挽狂瀾。


中華民國政府是輸在執行力,亦輸制度面。官員自認制度多都尚且如此,監督品質若再疏鬆,制度條文若再少,經濟活動更缺乏管制,商人更缺乏監督,利益的確更多,但仍僅流入少數人口袋,美了國家數據,苦的依然是百姓,而僅有少部分百姓因巴附不良制度受惠,再來取笑從事生產,辛勤工作的人們。還請政府官員能夠多加省思,再好的藥方,也要有良醫配製熬煮,本國藥方已是不多又不佳,誆言藥方太多害你不知道怎麼治病,那不是自曝醫術庸劣嗎?何況我們還沒有看到能根治大商人橫行症的藥方呢!


延伸閱讀: 柏克希爾哈薩維錯在哪裡 by 彭教授 
                                                                                                                                                     


ClassFigure編輯之一 (愛探討社會的那一位)

除了提供多元的教學平台之外,我們也提供一些不同方向的觀點和經驗探討。
提倡價值創造每個人都可以做到。

相關推薦課程: 批判性思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